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楚门的世界与我们所处的世界竟有几分相似

《楚门的世界》是一部上世纪九十年代电影。故事主人公楚门从出生一刻到学会走路,再到升学、恋爱等等,人生每一步都被全球人24小时观看,在创作者眼里,他存在的意义本身就是终其一生完成这场空前盛大的真人秀。
故事发生转折是这场真人秀的前演员之一——楚门的父亲,在剧情“已故”的设置下突然闯入片场,楚门开始怀疑。接着,一场偶然的机会,楚门切入到员工电台频道,发现大家设计的正是自己的所见所闻。一连串的疑问后,楚门模糊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是一个巨大骗局。终于,他开始了反抗,他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,当然,除了斐济。
以前看这部电影时,会同情楚门,因为他被所有人欺骗,亲人、爱人、甚至一起长大的兄弟无不是演员之一。更要命的是,楚门还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所有的隐私暴露于大众,以作人们的谈资,节目组甚至计划按剧情走向,首次向全球直播他的性交过程。
20年后,再看这部电影,会有几分熟悉感,倒不是对于剧情,而是细想,楚门的世界与我们所处的世界竟有几分相似。
楚门生活的桃源岛像极了我们如今所处的网络社会。在互联网上,每人每天可以接触到的信息成百上千,但真真假假许多无法深究其里。桃源岛上的演员因其工作性质只能按剧本走向,而网上虚假信息的发布者或许因为收讯者考征困难,大肆胡编乱造。近几年来,许多事情往往呈现罗生门现象:结尾与事件开始走向相悖。
前几日,陕西榆林一产妇跳楼案件。先是网络流传几张产妇跪倒在家属面前的照片,网传产妇家属不同意剖腹产,产妇几次下跪依旧无果后,身体疼痛加上心理打击遂选择自杀。一时间舆论哗然,网民纷纷指责家属,连带抨击自古以来婆媳关系及上一辈执着于顺产的封建传统。然而当事方拿出完整视频资料后,事件发生反转,原来产妇倒地并非向家属下跪,而是疼痛难忍无法站稳。于是,网友们再次将矛头指向院方。
网络信息传播因为门槛低,早已实现“人人皆可当记者”。正因如此,信息的准确性令人生疑,常常出现当事双方各执一词,真相有时会随事态发展一点点挤出,有时干脆石沉大海,很快被另一热点代替,从此退出人们的讨论范围。
楚门秀的创作者克里斯托弗好比如今的信息传播者,他部署故事的走向和信息的内容。电影中,小时候楚门的梦想是长大后探索世界,而导演为了使楚门一辈子留在桃源岛,便设置老师告诉他“世界没什么好探索的”、报纸上刊登“桃源岛最佳居所”等场景。人类日常生活的环境是有限的,要想了解更广阔的世界就必须接收更多的信息,但一罐子全收的人又势必会掉入传播者议程设置的陷阱。
议程设置是传播学概念,大意是信息发布者可以通过提供信息和安排相关议题,来有效地左右受众关注什么以及对不同事件的关注热度。今年来,热门微博里屡传某某明星、某某剧买热搜,就是意识到议程设置对观众的影响。
电影里相比创作者克里斯托弗的残酷冷血外,我更为观众感到悲哀。全球观众将楚门的三十年作为谈资,或者说只是午夜场和闲来无趣的陪伴,窥探并且讨论他在无意识情况下暴露在大众面前的隐私,他们像看电视剧一样,从未有过善意的提醒(至少电影里未曾展现)。
这样的观众在网络社会中有个专有名词——吃瓜群众。这群人以观赏为目的,不怕出事就怕事不够大,一有情况便搬好小板凳静观事态走向。吃瓜群众不像键盘侠那样到处乱喷,他们好似无公害,只是个单纯看戏的角儿,但就像在马路上看到别人掉钱,你虽然不捡但也不提醒别人钱掉了,这样算对吗?
电影中楚门的妻子有时冷不丁地口播段广告惹人发笑,但就是这场真人秀里所有商品的销售额,足以养活一个小国的人,庞大的收益实在可拍。在网络里,事件被热烈讨论的流量、热度最终也都会转化成实际价值塞满得益者的口袋。
传播学家麦克卢汉上世纪就发表过“媒介是人体的延伸”的观点。从现在看,人类的确可以通过媒介在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知晓天下事,但在信息轰炸和真假难辨的今天,理性去判断真伪并适当发出声音,显得更加紧迫。
否则,我们和生活在桃源岛上楚门没有丝毫区别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昕昕小火-amy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发布于新闻中心,转载请注明出处:楚门的世界与我们所处的世界竟有几分相似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